社科动态 Science events
创新知识表示和评价方法的“概念地图”
2011-06-14 15:00:00

创新知识表示和评价方法的“概念地图”

——访高校人文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获得者马费成教授

通过语言,以及数学公式、图表等,人们可以对客观存在的显性知识进行完整的表述;然而对于那些难以言传的隐性知识,又该如何表述呢?比如某些技能、经验,以及洞察力、直觉、感悟等,虽然它们在人的主观头脑中的确存在,但人们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对它们进行表示和评价的有效方法。

人类对于知识的认识经历了曲折复杂的螺旋式上升过程。情报学的基本目标和任务就是要解决知识的有效组织和利用,为此,情报学界进行了长期不懈的努力,尝试采用了许多方法,但一般都停留在客观显性知识的表示、评价和组织上。布鲁克斯提出的知识地图,试图对人类的认识过程和隐性知识进行评价、表示和组织,试图使情报学突破宏观层次的文献组织,发展到微观层次的信息和知识组织。但由于知识地图的构建缺乏可操作性,这一突破始终未能实现。

国家级教学名师、武汉大学信息与管理学院马费成教授引入的“概念地图”,提出了一种有效的解决方案。他和郝金星合著的《概念地图在知识表示和知识评价中的应用》系列论文(3篇),由于对情报学研究方法进行了重要创新,2009年获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会科学)一等奖。

“概念地图”是针对特定主题的个人知识结构的一种图示方法。它为什么能够进行知识提取、表示和评价?它相对于其他方法有何特点?它是如何进行知识评价的?这些问题在论文中都能找到答案。

“概念地图是一种功能强大但未被充分重视的知识提取、表示和评价工具;以概念地图为工具,可以用实验和实证的方式对知识进行分析评价。”马费成介绍,“我们具体设计和实现了这一评价的过程和系统原型,提出了18个概念地图结构分析的测量指标,并制定了详细的实验步骤。”比如针对某个问题设计一套问卷,根据人们的回答,一层层地表述人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过程,从而有效地提取出人们头脑中的隐性知识。“通过这种方法来对知识进行提取和评价,可以促成对那些有益的主观知识的共享。”比如一个企业的精英层,他们有什么样的知识结构?一旦揭示了这一点,再将其推广到其他员工,就可以大大提高企业员工的整体素质。

对于隐性知识的提取、表示和评价,此前并不是情报学研究的对象。“我开始关注这一课题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马费成沉吟着,似乎又回忆起了当时的情景。“研究成果来源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系列成果——1本专著和16篇论文。”坐在堆满书籍的办公室里,马费成淡淡地说。正是在这个办公室,他指挥着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基地武汉大学信息资源研究中心的运转,进行着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基于生命周期理论的数字信息资源管理与深度开发研究”、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和985工程专项资金资助项目“中国社会科学信息门户”等重大项目的研究,担任着国际权威杂志《信息科学学报》的编委,使武汉大学信息资源管理与情报学科领先全国并走向世界。

马费成的这一研究成果开拓了情报学关于知识组织和利用的全新领域,同时融入了很多现代社会科学的定量化研究方法,丰富了现代情报学的研究方法,为进一步发展和规范情报学研究方法起到了开拓作用。这位获得过宝钢优秀教师特等奖、政府特殊津贴、全国优秀博士论文指导教师奖等20余项荣誉的学者,总是站在科学研究的最前沿,拓展学科新疆域,破解学科宿题。

“这项研究的归宿,是要将概念地图技术真正服务于民。”它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路径,使图书馆、情报中心和大型网站都可以在知识信息组织方面革新方法、提高效率,进而开展有效的知识服务。同时,这一源于教育实践的概念地图,目前已被广泛运用于商业、政府、国防等领域,在可视化学习与决策等方面的作用不可小视。“系统原型还可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商业化。”论文的另一位作者郝金星正在进行这一实践,他是马费成的博士生,目前已就职于香港大学。他们正准备将这一高水平研究成果推向世界。(校报杨欣欣 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