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动态 Science events
【学术讲座】杜德兰教授在历史学院作学术讲座
2017-12-22 11:12:10

2017年12月15日下午,著名汉学家、法国高等研究实践学院杜德兰教授应邀在历史学院三楼报告厅作了题为“为什么早期中国会使用简牍文书随葬?”的学术讲座。

杜德兰教授从马克和夏德安两位教授出版的讨论简牍《日书》的新书讲起,在大多数学者把研究的注意力集中在简牍文书本身时,杜德兰教授则把简牍文书当遗存来看待,在考古学背景下讨论,以理解简牍文书随葬的现象及原因。海德堡大学的学者Enno Giele等对随葬简牍文书的功能提出了数种解释,而杜德兰教授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认为随葬简牍文书这种做法应该被视为葬俗的一部分。在战国中晚期至秦汉时期,葬俗发生过巨大的变化,而随葬简帛文书的出现就反映了这种葬俗的变化。

杜德兰教授重点选取四座墓葬进行讨论:江陵九店56号墓(公元前三世纪早期)、云梦睡虎地11号墓(约为公元前217年)、甘肃天水放马滩1号墓(约为公元前239或者公元前238年)以及随州孔家坡8号墓(约为公元前140年),其中前三座墓葬的年代为公元前三世纪,分属两个不用的文化,即南方的楚国和西北的秦国。除了甘肃天水放马滩秦墓外,其余三座均处于湖北省境内。为进一步分析这类墓葬在湖北省境内出现的原因,杜德兰教授结合历史文献指出:在公元前278年,这一地区被秦国占领,因此,睡虎地11号墓和孔家坡8号墓既显示出与楚文化的密切联系,又不乏秦文化的因素。与此相比,甘肃天水放马滩秦墓展现的则是纯粹的秦文化。

随葬简牍文书并不是一种常见的现象。从中国早期墓葬来看,简牍文书在楚墓中的保存状况还是比其他地区的墓葬要好得多。楚墓中木头、竹子、皮、丝绸等材料的随葬品多数得以保存,而随葬简牍文书的例子并不多见,因此,使用简牍文书随葬只能算是个案。据杜德兰教授估计,随葬简牍文书的墓葬比例大概不足百分之一。

至于用简牍文书随葬如此罕见的原因,杜德兰教授通过对公元前五世纪到公元前二世纪简牍文书内容的研究,发现了一个明显的葬俗演变趋势:即从公元前450年至公元前400年左右开始,随葬与礼制无关的简牍文书的这个新的葬俗最先出现在最高等级的墓葬中;从公元前四世纪开始,随葬包含简牍文书的各类日用器物越来越普遍,而之前显示贵族身份地位标志的礼器制作质量在下降;从公元前三世纪起,简牍文书开始出现在较低等级如官吏的墓葬中,比如在九店56号墓内,这种葬俗的重大改变,可能是因为最初的世袭旧贵族逐渐被行政官僚、军功贵族取代了,社会阶级结构发生了变化,葬俗也自然随之变化;公元前三至前二世纪,墓中的随葬品反映的是墓主或墓主亲属的个人选择。随葬品的种类与墓主的生平密切相关,特别是与墓主生前取得成功有关的物品。这些被选择的随葬品表现了墓主的身份地位和品质志向。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墓葬会随葬简牍文书(以及必要的书写工具)的原因,这跟杰出工匠的墓葬会随葬工具一个道理。

讲座结束后,张昌平教授进行了点评。张昌平教授认为,杜德兰教授的演讲逻辑性很强,对具体材料的研究很深入。他的题目以小见大,关注当时的社会生活,这是值得中国考古学借鉴的,即考古学研究要越来越多地关注社会和个人。然后有多位老师、同学与杜德兰先生进行了互动,杜德兰先生都热情讲解。

此次讲座由余西云教授主持,华中科技大学李力教授、武汉大学城建学院赵冰教授、历史学院徐少华教授、晏昌贵教授、张昌平教授、李英华教授及众多校内外师生到场聆听了讲座。

杜德兰先生在2000年前后与我院考古专业杨宝成教授合作发掘河南南阳龚营遗址,此后又多次来我院讲学。此次邀请杜德兰先生来我院讲学期间,商谈了我院与巴黎高等研究实践学院之间在教学科研上进一步合作的意向,杜德兰先生表示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