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动态 Science events
【长江论坛】霍巍:唐代初开吐蕃丝路的考古新发现
2018-04-13 11:40:32

2018年3月29日下午,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霍巍先生应我校社科院邀请在历史学院101报告厅作了题为“唐代初开吐蕃丝路的考古新发现”的长江论坛学术讲座。

霍巍教授的讲座内容分三部分。

一、“高原丝绸之路”的概念。霍巍教授指出“高原丝绸之路”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涵盖了整个西藏在古代与外界的联系、交通的路径和方式。它不是一条单线的路线,而是一个网络,包括了不同时代、不同走向、不同段落以及不同功能。青藏高原和外部的联系和交流的历史至少经历了三个阶段——前吐蕃时期、吐蕃王朝时期和后吐蕃时期。今天大家熟悉的西藏是经历了后吐蕃时代文化、种族、语言文字和习俗的融合才形成的。前吐蕃王朝时代也有两个关注点非常值得重视:1、西藏的农作物,通过卡若新石器期时代遗址的发掘,第一次发现西藏也有新时期时代的农业聚落。这是关于青藏高原早期农业形态的重要节点。这种传播既有来自西面的影响也有来自东面的影响。2、西藏的“青铜时代”,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拉萨曲贡的墓地。在这里发现了西藏早期的青铜器,在这些青铜器中有一个名为“带柄铜镜”的种类。其柄部有广泛流行于中亚、西亚、蒙古和西伯利亚等西方带柄铜镜的特色。柄部是铁的,镜面是铜的,焊接在一起,具有东西方交汇的特点。

二、“新道”的开辟。1.“蕃尼道”的开通。这条道路的开通最早在《史家方志》里面就有记载。它的前段是现已十分清楚的“唐蕃道”,不清楚的是它的后段,即出国境的这段,唐代著名官方使节王玄策走的就是这条路。霍巍教授非常生动地介绍了其团队在西藏中尼边境吉隆发现《大唐天竺使出铭》的石碑的经过,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通记载了王玄策出使经过的碑刻,残存字数220余字,唐高宗显庆三年公元658年所刻,为唐代初年开通的“唐——吐蕃—天竺”通道的实物证据。2.吐蕃通往中亚的交通路线。3.吐蕃东部从“蜀身毒道”、“滇缅道”进入天竺的通道。

三、丝绸之路与唐蕃文化之间的双向互动。它开通之后意义非常重大,宗教文化、物质文化、生活习俗和丧葬习俗在这条路线上非常频繁的进行了双向互动。霍教授还举几个小例子说明这种互动在考古学上的反映。霍教授特别提到两个文化内容,一是制糖,因为王玄策极有可能把制糖的工艺带回到中国,也极有可能带到吐蕃。二是造纸术,今天西藏古纸的制作方法与汉地完全一样。但往纸里面加入了一种叫狼毒草的植物,以防虫蛀。

讲座的最后,霍巍教授总结了“高原丝绸之路”的历史意义。指出“高原丝绸之路构成了体现和代表中外文化交流的丝绸之路网络的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输送中原文明进藏的“主动脉”,承担着中外文化交流的中转站和集散地作用,对于吐蕃社会和吐蕃文明的形成起到了特殊的作用。

讲座由武汉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刘安志教授主持,并在讲座伊始为霍威教授举行“长江论坛”授牌仪式。历史学院副院长谢国荣教授、杨国安教授、考古系余西云教授、李英华教授以及来自全校不同院系的师生聆听了讲座。

(供稿:王明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