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动态 Science events
【珞珈讲坛】约翰﹒米尔斯海默教授谈自由主义与国际政治现实
2019-10-29 14:38:31

10月26日,珞珈讲坛第310讲,美国芝加哥大学约翰﹒米尔斯海默教授带来题为“大幻想:自由主义与国际政治现实”的学术报告。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国际关系学系罗志刚教授为其颁发珞珈讲坛纪念证书。

米尔斯海默教授首先从民族主义、自由主义以及自由主义霸权等重要概念切入主题,分析美国为何追求自由主义霸权,自由主义霸权的行动轨迹如何呈现及为何最终陷于失败等问题。米尔斯海默认为,自由主义的理论假设在于如下几个方面,个人主义是其核心,个人优于社会组织;个体很难形成普世共识,观念的差异极其复杂并且会导致冲突;世界上任何公民均享有同等的权利,在特定情况下宽容并不能产生实际效应,因而国家的产生和存续成为必然。民族主义的核心假设即人是天生的社会动物,人从出生即进入某一群体之中,个人重要性位于群体忠诚之后。民族主义认为民族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社会群体,作为区别于其他群体特征的团体,民族应该有自己的国家。在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博弈中,民族主义获得了显著的优势,民族国家作为基本行为体构建了国际社会。

米尔斯海默认为,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外交奉行自由主义霸权,尝试以美国的想法重塑世界并先后卷入数场战争。美国自由主义霸权包含三个组成部分:第一,在世界各地传播自由民主;第二,促使越来越多的国家融入开放的国际经济体系;第三,将越来越多的国家纳入国际机构(机制)。美国对中国采取了接触政策,同一时期则在欧洲采取了支持北约与欧盟东扩的政策。自由主义霸权政策在世界范围内遭遇了重大失败。在大中东地区,阿富汗、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地冲突依然不断,安全堪忧;而美国在欧亚大陆的政策也促使中国与俄罗斯走得更近,形成更为稳定的伙伴关系。究其根源,民族主义及现实主义是导致美国自由主义霸权遭受阻击并最终失败的重要因素。特朗普政府放弃了自由主义霸权的外交政策,美国外交大幅降低了传播自由民主价值观和支持开放性世界经济体系的力度,而未来的多极世界也使得自由主义霸权的施行面临更多抑制。

演讲结束之后,现场听众在互动环节给予热情回应,纷纷向米尔斯海默教授提问。针对外交战略理念的影响因素方面,米尔斯海默认为构造和影响外交战略的因素是多元化的,其中宗教在某些国家的文化体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例如以色列和伊朗。但对于美国而言,宗教并非美国选择自由主义霸权的根本原因。国际格局走势方面,米尔斯海默认为未来国际社会总体上呈现多极格局,其中最重要的两极是美国与中国。尽管各极实力对比可能发生变化,例如其中一个国家特别强大,但自由霸权也不会流行。关于未来美国外交政策的走向方面,米尔斯海默认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观点显著区别于精英阶层,即便特朗普失去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美国外交政策也不会回到原点,因为结构性力量在美国外交政策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约翰·米尔斯海默是美国芝加哥大学“温得尔·哈里森杰出贡献”政治学教授、国际安全政策项目主任、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著名国际关系理论家。自2004年以来,米尔斯海默教授多次访问中国多所著名高校和外交部。他的代表作《大国政治的悲剧》(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已经被翻译成中文出版,在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界激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争鸣。米尔斯海默的其他著作如False Promise of International Institutions, Back to the Future,Bound to Fail: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等,都是国际关系学界脍炙人口的上乘之作。他的近作《大妄想:自由主义梦想与国际现实》(The Great Delusion: Liberal Dreams and International Realities)于2018年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很快翻译成中文,计划由上海人民出版社于2019年出版发行。

冯存万 执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