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动态 Science events
【学术动态】“思考理论选择”工作坊在我校哲学院落下帷幕
2019-11-12 16:59:49

本网讯(通讯员 沈康燕)10月23日至24日, 由当代英美道德哲学研究团队主办的“思考理论选择”工作坊在哲学学院B214报告厅举行。工作坊一共分四个主题,分别由我校哲学院Andrew Brenner、Matt Lutz、Peter Finocchiaro、Juha Saatsi等四位教授报告,报告评论人分别是Michael Longenecker、Spencer Case、蒋运鹏、叶茹等四位教授。工作坊由Peter Finocchiaro教授主持。

Andrew Brenner教授为我们带来讲座的第一个主题“为理论德性辩护”,在形而上学中要求理论德性,尤其是导真性的德性(如简洁性、准确性)是合理的吗?Andrew Brenner认为Ot´avio Bueno and Scott Shalkowsk给出的削弱论证具有误导性,因为他们依赖于对理论德性作出假言三段论的解释,即从一理论显示出的德性就得出这一理论为真的结论。以贝叶斯视角来看,他主张理论德性最好被看出是进入假说可能性的影响因子。因而,在如下意义上,对理论德性的满足可以看成是理论为真的标记:显示出理论德性的理论更有可能为真。作为例子,他明确地将简洁性视为具有更高的先验概率。由于时间限制,他只选择性地通过回应Bueno and Shalkowsk的两个反对意见来表明理论德性是如何在科学以及形而上学中以贝叶斯的方式得到辩护。简略起见,他认为:一、宣称有些理论德性在科学中导真而在形而上学失效极其武断。(他另有专文论及这一点。)二、在Bueno and Shalkowsk所援引的科学案例研究,理论的接受与证伪过程实际上均涉及到理论德性的运用。三、为了表明某一理论具有所讨论的理论德性并不需要首先预设这一理论为真,这至少使得理论德性可被接受。

1.jpg

Matt Lutz教授为我们带来讲座的第二个主题“解释、简洁性与闭合”,奥康姆剃刀所教导的作为一种理论德性的简洁性,能得到辩护吗?成功的理论也许归功于奥康姆剃刀的运用,但是理论越趋成功越可能趋于复杂。Matt Lutz认为来自进化论和概率主义的辩护均无法成功。进化论式的辩护(我们倾向于接受简洁理论是出于节约能量的考虑)难以解释奥康姆剃刀的运用为何能导向真理。概率主义的辩护则陷入无论是对概率做主观解释还是客观解释都可能出现复杂理论与简洁理论概率相等的囧境。为了解决上述问题,他提出一种基于知识闭合原则的新辩护方式。绕开技术性细节,他的主要论证如下:如果我们不能够知道简洁理论是真的,那么我们也就不能够知道复杂理论是真的。根据我们对知识的规范性的偏好,我们不该相信我们所不知道的。要么简洁理论是真的,要么复杂理论是真的,但既然我们不能够知道复杂理论是真的,那么我们就不该相信复杂理论,所以我们只好相信简洁理论(为真)。这一论证表明,奥康姆剃刀/简洁原则并不能适用于任意的简洁理论,只适用于简洁理论与与之相竞争的复杂理论有共同的理论内核的情形。

4.png

Peter Finocchiaro教授为我们带来讲座的第三个主题“切中肯綮与避免‘巧言’——联结度作为理论德性“,如何理解一个信念“说对了”?一个最普遍的看法是它表达了真理,即关于世界的信念与世界相符。Peter Finocchiaro启发我们关注“说对了”的另一种价值——联结度(fidelity),可追溯至《斐多篇》中一个隐喻“切中肯綮而不是像糟糕的屠夫那样剁得东零西碎”(刻画出对象自身具有的组织性)。大致可以说“联结度”指的是一种“组织的相应”,用于评估对同一对象的不同范畴化方式。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宝石是绿的”的信念要比“宝石是绿蓝的”的信念联结度高.当论及联结度的知识价值时,Peter反对将之还原成“真理”的价值。如果理解有不源自真理的最终价值,那么联结度就相应地具有非基本的、终极价值,因为在很多情形下理解涉及到联结度。如果“说对了”意味着要同时追求“真”和“联结度”,那么当这二者冲突时怎么办?他认为“说对了”是一项多重面向的事业。追求真需要在获得真信念与避免假信念之间维持平衡,类似地,追求“联结度”也需要在获得“联结的”信念与避免“非联结的”信念之间维持平衡。因而,追求知识的整全价值就需要在追求真的价值与追求“联结度”的价值之间维持平衡。

6.png

Juha Saats教授为我们带来讲座的第四个主题“数学的柏拉图主义的知识论问题:解释与整体证据“ ,数学知识的特殊性能成为反驳数学上的柏拉图主义的知识论理由么?Juha Saats指出现有的对数学柏拉图主义的Benacerraf挑战的理解框架是有问题的:聚焦数学抽象的因果性或非时空性的做法预设了一个有问题的因果知识理论;将数学知识归因于无法得到很好说明的可靠的信念形成机制,则削弱了数学的必然真理。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框定这一挑战呢?Juha认为,数学柏拉图主义应当被理解为是在本体论和认识论都是自然主义的哲学语境下的数学科学实在论。基于我们目前最好的科学理论所持有的关于不可观察对象的能被自然主义接受的整体证据,数学柏拉图主义很难找到一个数学知识对象与我们与之的信念状态的解释性关联,而这种关联对于自然主义所推崇的数学知识尤为重要。

2.jpg

精彩的报告之后,四位教授与四位评论人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更加深入的探讨,同学们也纷纷提出报告过程中遇到的疑问,现场氛围极为良好。

编辑:邓莉萍 审稿:严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