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珈讲坛 Luojia Forum
郑培凯:汉字审美与中国文化创新
2017-10-23 11:05:18

珞珈讲坛第166

主讲人:郑培凯

题:汉字审美与中国文化创新

间:3月24日周五上午9:50

点:樱顶老图书馆

主讲人介绍:

郑培凯教授,山东日照人,1948年生。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耶鲁大学历史学博士,哈佛大学博士后。曾任教于纽约州立大学、耶鲁大学、佩斯大学、台湾大学、新竹清华大学等校,1998年到香港城市大学创立中国文化中心,任中心主任。曾任香港中华学社创社社长,现为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咨询委员会主席,2016年获颁香港政府荣誉勋章。郑培凯教授学术领域涉及文化意识史、文化审美、经典翻译及文化变迁与交流等。著有《汤显祖与晚明文化》、《汤显祖:戏梦人生与文化求索》、《真理愈辩愈昏》、《高尚的快乐》、《树倒猢狲散之后》、《游于艺:跨文化美食》等。

郑培凯:汉字审美与中国文化创新

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题目是汉字,汉字审美。大概有三段东西,一个是汉字,和文化,审美,汉字本身蕴含的审美的因素造成了中国的书法,那么我自己写字,讲一讲写字的体会,还有和文化的关系,最后我会提一下。我想知道,今天听讲座的同学们,理科的多不多?因为到最后,我会提到汉字的发展跟理科的探索的一些关系,我有个朋友,是做航天仪器的,他现在是深圳的中文大学的校长,中科院院士,他就是在做书法。那么这个非常有趣,我就觉得,让我想到中国文化,汉语这一块,对中国将来的发展,一些命题的关系。

你说书法,我们都说是中国的书法,跟世界上任何其他文字的书法是不相同的,虽然阿拉伯文也很花哨地在那里画,可他们的书法基本上还是比较简单的。中国的文字,因为汉字非常复杂,所以它的艺术可变性非常高,探索性也非常高,这点又跟汉字本身的发展有关系。所以这个怎么讨论,很有意思。我在香港负责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时候,我们时常在讨论界定的问题,甄选的问题。其实教科文组织有一些规定的,可是规定之外呢,顾及到每个地区、国家的文化传统不同,也要考虑在内。香港的经验比较简单,因为时间比较短,我们能够讨论到文化遗产呢,也是宋朝以后。有的人不懂,说到香港觉得是英国殖民地啊,1840年以后发展,可是那个讲法呢,只限于割让跟当时英国人占的地方,香港还蛮大的,新界啊九龙啊大屿山啊,这些地方大多数在宋朝以后都有聚居的。我们知道往往都是民间的东西为主,因为是边陲地带,民俗啊演义啊节庆祭典啊等等。不过香港的节庆祭典的资料非常多,因为中国整个内地的发展,革命啊运动啊,所以宗教仪式,跟节庆祭典的东西呢,大多数都流传得不太清楚,而在香港流传得非常清楚,特别是宗族的祭祀非常清楚。我们普查以后有480项,那么最近我们正在做非遗名录推展。

我讲这些和汉字没有特别的关系,可是有一点有关系的,许多人呢,在香港经常在闹一件事情,汉字的发展,到今天开始有繁体字跟简体字之分,在香港,大多数人尤其年轻人搞不懂的时候呢,就说简体字是共产党发明的,我们觉得跟文化的传承没有关系,这种文字我们看不懂。可是这个是完全不了解状况讲的话,完全不知道汉字历史发展的情况。而且我们讲话是讲广东话,不是讲你们普通话。你们又普通话,又简体字,跟我们不一样,所以香港有一些年轻人因为不知道历史文化,造成很严重的一些冲突,我想你们在报纸上也听说过。这一点呢,也是我对汉字特别发生兴趣的原因之一。

我们等一下回头再来讲这个文化美学的好了。先讲一讲语言跟文字的关系,再回头来讲文化传统的问题。我们来讲这个汉字,汉字我们都知道是意符,它很强的一个部分是跟视觉有关,这个跟拼音文字不一样,全世界其他地方大多数,特别是地中海文化区发展出来呢,大多数都是拼音的文字,而这种因为欧洲强势文化的发展,19世纪以后到20世纪,甚至有许多亚洲的地方也都开始放弃汉字的影响,比如越南,最清楚了,那么韩国,也就取用他们古代的一种拼音的方法,来表达韩文。其实,东亚这两个地方本来都是汉字文化区,写字、传递消息、发表思想言论,通通都是用汉字。那么拼音文字的发展呢,其实跟汉字意符的发展是两个不同的系统,谁优谁劣还很难讲。可是因为19世纪以后西方的强势的缘故呢,很多人都以为,拼音文字是高级的,汉字这种文字是低层次的文字,比较粗糙,其实才不粗糙呢,复杂得不得了。

语言的发展,我们不知道多久了,可能五万年、七万年,都有可能,人类的祖先开始沟通。可是文字的出现很晚,文字的出现在地中海区,可能就是差不多七千年、八千年,最多了。在中国呢,我们现在能知道的是3500年前,可能更早,我们现在没有考古的证据,因为我们最早的考古证据是甲骨文,甲骨文是3500年。那么换句话就是说,在人类的发展,语言和文字直接开始,用文字表达思想的时候,很多是跟语言有关。可是,语言的分化,不同区域的变化,变得很快,汉字这个意符一旦成型以后,变化是很慢的。所以从文化传承的角度来讲,思想文化的传承,你这个脉络被打断的可能性就比较少,所以中国文化的传承在很大的层面上,是汉字的功劳。假如没有汉字,从秦始皇统一文字,其实秦始皇之前,六国的文字虽然不同,也都比较接近了,大篆到小篆这个变化基本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变化不是太大。从秦始皇统一文字以后,中国的文字基本上定型。那么再经过后来的隶书楷书,虽然有一些变化,可是基本上定型。这就造成各个地方讲不同语言的,虽然原来都是一个语系,我们说汉藏语系,可是都有不同。比如我们说拉丁,欧洲的,现在你说法国人跟德国人,他不能沟通的,他这个文字是不能够沟通的,因为他是拼音文字。我们发现,比如到广东去,广东话,大多数人,不是广东人是听不懂的。不晓得同学是不是有广东人,你就发现跟北方这种官话,真的是很不同的。可是,他们书写的时候,都是汉字,是可以沟通的。以前在日本,在韩国,到越南,也通通是可以通行的,这个是汉字文化的一个整个的影响,几千年这么影响下来。

其实汉字书法啊,跟书法艺术的关系,我们第一要认清楚,汉字书写最主要它是有实用性的,是文字。书法艺术,今天特别是20世纪以后,它是艺术,我们看到很多,像我是也写字,我时常说我不是书法家,我是写字家,写字我一辈子都写字。我们现在很多书法家,是艺术家,他们不会写字的,可是他会书法艺术,就跟画画一样。书法是线条艺术,他就搞线条艺术。这里头的差别呢,很难分清楚,有的书法家他是文字学家,有的就是书画家,我们可以说是书法艺术家。书法,其实文字是我们日常所需的东西,表达所需的,可是书法不是,书法不是生活必须的,是艺术审美的追求,是艺术的追求,这个是有区别的。古代写字,是实用艺术的展现,所有人都用毛笔,都拿毛笔,所有人要写字都拿毛笔,都是在纸上,不管是绵纸啊宣纸上,写字。我们到了五四的时候你看,我们所有这些五四这些大家,反传统的大家,你看他写信,你看他写稿子,都还是用毛笔。鲁迅用毛笔,胡适用毛笔,陈独秀用毛笔,你看毛泽东,早先,在长沙第一师范,抄的讲义笔记,都是用毛笔。所以用毛笔写字这是中国文化的传承,这个传承当然有的人就变成,写的有审美的境界跟眼光,就变成书法艺术了。可是我们这个传承,真正写字的传承呢,到了21世纪,基本上就断掉了。在21世纪,用毛笔写字的人大概就是书法艺术家,这个是我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角度来讲的。从文化传承的角度来讲,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我有的时候写文章,不是有的时候,我写文章也都是用电脑。只是有时候抄书,我还是用毛笔。这个变化是比较重大的一个中国文化历史的大变化,所以现代书法艺术呢,就是书法艺术家的在线条的艺术的探索,写字呢已经是历史的轨迹了。

我们讲到许慎。说这个六书,大多数是学文的同学你们都知道嘛,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我们刚才讲了,现在的文字学家不按照这个方法分,原因是什么,比如日月马鱼这个动物界啊、天象啊,我们用象形;“上”“下”,你到底是象形还是指事,很难说。还有呢,比如说我们讲“大”,到底是象形还是指事,就是一个很大的人,画的是个形啊。会意也很麻烦,《说文解字》许慎在讨论“武”这个字的时候,他是引了《左传》,然后就说,《左传》里有这么一个说法,“止戈为武”,停止用武器就是“武”。其实《左传》里讲的话是一个延伸的意思,我们现在甲骨文出现以后,古文字学家才发现,许慎讲的不对啊,因为甲骨文里面的“武”字是这样写的,一个人荷着一个戈,底下这个呢是脚趾头,是脚趾,这个“趾”不是停止的“止”,是往前进的“趾”。换句话就是说,荷着戈往前进去打仗,这个叫做“武”。我们晓得,许慎没有看过甲骨文,许慎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甲骨文,东汉的许慎跟甲骨文的时代已经差了很久了,一千年了,甲骨文老早就埋在地底下,等待着20世纪的考古学家去发现。所以唐兰就说,这个不对的,原来许慎知道的事情就是从大篆小篆下来的,他不知道甲骨文的。那么还有,比如“信”,我们说“人言为信”,原来甲骨文的“信”是这样写的,甲骨文的“信”原来前面是个祭坛,一个人跪在那里,是信神的,信仰,信你的可能是祖宗嘛,是一个拜祭的信,信仰的信。或者是人在祭坛旁边,有的是祭拜的,有的就是在祭坛旁,这个是甲骨文的“信”。“人言为信”,这种说法其实是后来的几个解释,这个东西非常有意思,我们了解这个以后,我们知道中国早期汉字的出现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从甲骨文到了《说文解字》,我们一般研究古文字学,这个是最好的,还是最好的,最有系统的,一个讲古文字的东西,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汉字还是有变化,可是它是有自己的轨迹的。比如我们看这些,从甲骨文一直到后来的,上下的“下”现在都有人写三点,草书的,那么上下到底算是什么东西呢,你也搞不清楚是会意还是指事。尤其这个“冰”,原先甲骨文说“冰”是一个冰裂纹,那你说这不是简体字吗,比简体字还要简。所以你不能随便说这个简体字的出现是一个政治化的东西,不是的,宋朝就有简体字。我们一般为的要简化,为的要方便,这个是很平常。台湾有朋友搞了一个骂简体字的东西,我觉得你们看看就算了,这个东西不要当真,因为他不了解历史文化,他们经常说简体字是很差的东西,繁体字才是高明,文字不是这么讨论的,文字是历史演化的一些东西,整个发展有它的原因。简体字出现是有国家在后面推动,那是为了要扫除文盲,他没有改成拼音文字,是这么一个现象。

我们再回头看看,讲回中国文字审美的关系了,这个时候就牵扯到整个中国文化发展的一些问题。我们知道,“中”“国”,我们去看甲骨文的话,就会发现这个文字出现嘛,我小的时候以为,这个“中”嘛,就是一个指事的就像上下一样,指事会意的一个东西,一个东西当中画一条,这应该是这个东西最原始的,其实不是。我们发现甲骨文里面所有的“中”字都会有巾佩,所有这一竖上都有巾佩。巾佩是什么意思,巾佩是表示我的权威在这里,领导在这里,这就是“中”,是一个政治权威的表现。换句话说这个文字创造的时间呢,是社会已经成型的时候。那么所以,他这个概念呢,这个大旗一展,这个地方就是为“中”,这个很好玩。这个“国”我们知道早先没有这个框框,是地域的“域”这个“域”(或),那么现在我们对于华夏的认识,现在慢慢比较理解,中国的文化、文明早期开始成型辉煌的时候,大约是五千年前左右,考古学家了我们很多东西,像红山文化、良渚文化,这边像盘龙城这些东西的出现,所有这些考古的东西就发现,这个不是比我们讲的夏商周要早吗?其实五千年前是一个多元发展,而所谓的夏商周,是集合多元变成一体的。这个认识其实蛮重要,就是中华文明从来不是从一个当中散出去的,而是在整个这个地区都有发展,到最后能够集中起来,最优秀的变成一体。而这个多元化是一直都有的。现在研究历史的朋友喜欢研究区域文化,地域文化,那这个地域文化整个研究变成中国现在研究文科的很主要的一个倾向了,研究地方史。这些字有的出现也很有意思,我们讲到文化里面对于“美”的考虑,大多数中国这个字是跟“羊”字有关的,大为美嘛古代这么说的。可是更有趣的你看,像好的“善”,它也是“羊”字,很好的东西。所以这个我觉得在古代开始觉得什么是美好的东西呢,进入了文字以后,而这个文字基本上形象不太变,会影响我们的一些思维的东西。

所以中国历史文化的发展呢,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认识的应该是一个多元一体的东西,不是说永远都是一元的。中国,我们后来一个民间的讲法呢,就是分分合合,有聚有合,那么这都有它的一个基础。就是它是有文化基础,每个地方的发展是不完全一样的,可是大多都认为,尤其到了春秋战国以后,大家都认为,“天下恶乎定,定于一”,这个一的概念是一个概念,深入整个中华大地这个地区。

甚至早先包括边缘的地区,你看日本呐韩国啊,以前对中国的态度,好像觉得那还是中心,我们是边缘,日本人有的时候不太服气就是了,有时候要闹闹脾气。韩国往往就觉得,真的,一直到明朝清朝。清朝的时候韩国人心情比较不一样,大概是觉得女真族入主中国,女真比不上我们朝鲜呐,他入主了中国,所以心情不太好,每次来朝贡的时候心情不太好。可是讲到大明的时候,那是上国、天朝,那他们是甘心情愿的。这个东西很有意思,所以讲到底,是东亚文明、汉字文化圈,是一个多元一体。我们小的讲,就是在我们中华大地,大的讲,就是在整个天下,而这个天下呢,就是东亚的汉字文化圈。

我们讲到审美方面的,比较有趣的,给大家看看。因为我们讲到汉字,它开始变成书写,能够变成一个艺术变成文化的时候,大概是在魏晋这段时间,实用性已经被他的艺术追求开始超越了。我们早先,我们知道中国都是“书之竹帛”,甲骨文呢,都是写在甲或骨上面,然后再刻上去,钟鼎文呢,弄了以后做个陶范。另外就是刻石,这都不是能够发展很多人从书写变成文化,或者变成艺术的,那都是政府行为。到了魏晋期间,汉末魏晋期间,慢慢这些书写个人的参与跟个人风格的出现,就改变了这个状况。第一个当然很重要的是纸张的出现,比较普遍比较好的纸张,你说我们说蔡伦造纸,那都是比较差的纸,不能真正展现笔墨的关系。我们现在讲到汉代的很多书法,隶书,很多是刻石的,还有简牍的,在竹简上面,在木牍上面写字,可是那种呢,离一个艺术境界的追求还有一段距离。到了魏晋开始不同,一方面是写在绢上的,丝绢可能比较便宜了,因为早先也有写在丝绢上的,所以我们看,比如马王堆帛书写在丝绢上的,丝绢实在是很贵的东西,大家要想啊,那个不是普通的可以我写着玩儿,我表达我自己的风格或者个性的。到了魏晋以后,因为纸张、丝帛比较普遍以后,我们就发现,绘画也就从壁画,以前主要是壁画,开始变成一些卷轴的或一些画幅出现,这个是非常有趣的现象,这个在文学上也有所表现,比如山水诗的出现呐,个人的对于自然,个人跟自然的关系啊,这些探讨,其实我觉得在整个文化审美思维的出现跟影响,应该都是相同的。这个时候就有谢赫讲的绘画的理论,主要讲的是画,气韵生动,我们都知道这个,讲了这些。可是有一个很重要,气韵生动跟传移模写的关系。所以从来,中国书画都有一个传移模写的习惯,好的东西,我就要学,学了以后好传。原因很简单,以前不能照相,像手机随便就照一个相,你看任何好东西都可以照个相是吧,那么宋朝以后才有刻板,大量地刻板出版,当然刻板也不能展现书画。所以传移模写,以前是非常重要,不只是一个练习的阶段,而是最好的东西我也要传。这是一个浸润传统以后,然后才能够表现个人风格,而有的时候还特别讲明了,我怎么临摹,这个是非常有意思的。而中国整个书画传统,都一直有传移模写的影响,气韵生动,要通过传移模写展现出来。

这个用我们现代人语言讲的话,就是艺术程式化之后的即兴表演,就是你掌握了整个的艺术规格、规律以后,你才能够发挥自己个人的感受。这个时候你有你即兴的一种表达,所谓improvisation based on classical tradition,是这么一个意思。所以“原创”绝对不是无中生有,是有中生有。我们今天到了20世纪,我们说20世纪讲原创的影响以后,经常人家以前没有的,我们随便搞一个出来就叫“原创”,我就有我的originalogy,我就不在乎到底好或坏,至少我原创了,我掌握了开创之功,在中国的艺术文化传统里这个比较少,要讲的最主要“师法自然”也好,“天机流行”也好,讲的是哪个improvisation,讲的是有中又生出的有。很多这些理论我们都看到过,什么“意存笔先”呐,“胸有成竹”啊,“惜墨如金”啊,我们中国还讲这个留白这个境界的问题,“计白以当黑”,白的也不完全是白的,白的也是笔触,或者艺术展现的东西。到了写字,到了清朝邓石如讲到,字画,“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可透风”,其实就是讲的有宽有紧,有疏有密,有变化,写字的时候,要把这种气韵表达出来,开始追求境界,就不只是形象模仿的问题。

我们开始讲书法的老祖宗了。这个是王羲之《兰亭序》里面最重要的一个本子,因为王羲之的《兰亭序》啊,大家都知道,王羲之是晋代人,大书法家,了不起,那么他的字,影响了整个中国的书学,一直到今天,我们写字,我们还经常临王羲之。那么王羲之,所有的他的真迹都没了,我们现在所有在世界上存在的都是唐朝的摹本。那有人就说,王羲之的真迹到哪里去了?有个说法,唐太宗太喜欢王羲之啦,所以唐太宗呢就把王羲之的所有的书迹都要收集来。这个时候有一幅字,《兰亭序》,是藏在一个和尚那里,那么他知道,就叫人家去要,和尚说没有,他从来没见过这个东西,当然就是不愿意拿出来了。皇帝就叫了一个大臣,叫做萧翼,叫他去,骗这个,去跟这个和尚交朋友。交了好久朋友以后,和尚不知道他的身份,就跟和尚说,我家里面有王羲之的字,怎么好怎么好,我家里的是天下第一啊,最好的就在我家,当然从唐太宗那里搞来看嘛,别的帖。和尚说,两个人是好朋友啊,说不行。你说不行,这个就是最好最好,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和尚被激将了,和尚不应该动贪痴嗔是吧,和尚动了嗔念,就说,我有比你好的,终于拿出来了,就是《兰亭序》,这一拿出来完蛋了,就到了唐太宗手里去了。这是唐太宗骗《兰亭》的一个故事。

那我个人的体会是,我觉得我一直很迷恋,从小呢就对汉字结构有兴趣,所以我才会溯源讲到,对汉字发生这么大兴趣,汉字的重要性。汉字的线条呢是线条,层出不穷。我喜欢读帖,我觉得古人讲这些东西都很有道理,可是最重要我觉得,这是我觉得,就是书法艺术不是说只有线条抽象艺术,因为汉字书写是有意义、有内容的,文字内容蕴积着文化的感染,通过书写跟观赏,联系起书写者跟观赏者,就会编织出错综复杂的艺术展现跟文化的互动,它就会凝聚成生生不息可持续发展的书法艺术传统。所以它不止是一个艺术的传统,也是一个文化的传统,文化传承的传统。这也是我时常讲的,我不是专业的书法家,我不是,虽然我也办了很多书法展,可是我办书法展一般来讲是在,像我第一次办书法展是在“中央研究院”,台湾“中央研究院”,是研究的,后来在上海新华中心是出版中心,然后在杭州丝绸博物馆,是博物馆,在这个苏州昆剧院,现在在苏州展览。我在北京是在商务印书馆。所以我的感觉是,书法,我假如写字的话,其实我最关心的还是一个文化的传承的问题,所以我只是一个爱好写字的读书人,“书写斯文”,我“书写斯文”是有它当代的意义,就是文化传承的意义。我们现在的问题呢,进入现代社会书写工具变了,变了以后呢我们就往往就变成濒危的文化遗产了。所以我就说我是写字家。因为时间的缘故我大体上就这样结束了吧,所以我是喜欢写字,是“写字家”,有很多审美的意义呢大家可以思考,我提出很多问题,有些问题呢我们知道已经解决了,比如说清末民初的人呢都主张废除汉字,鲁迅、郭沫若都是积极推动的,他们主张“汉字拉丁化”,鲁迅说过很激烈的话,他说“汉字不灭,中国必亡”,他为什么这么激烈啊,为什么他对待自己的文化传统是这样的?因为五四那个时代是这样的,国家要亡了所以他变得很激烈。可是激烈他有他的负作用,负作用就是说大家觉得汉字不重要——汉字很重要,汉字其实是凝聚中国文化的一个最重要的载体。她的生命力就是中国文化的生命力,她可持续就是中国文化可持续。电脑开发啊机器人功能啊,人工智能啊这些,我一些朋友在做这些东西,我们知道汉字认知的效率呢比拼音文字要快的,所以这个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希望大家多关注这个问题。除了审美之外呢,她对文化传承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我想我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