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珈讲坛 Luojia Forum
黄长著:英语的传播对当代世界语言格局的影响
2017-10-23 10:45:17

珞珈讲坛第184

时 间:2017年5月26日(周五)下午14:30

地 点:武汉大学樱顶老图书馆

主讲人:黄长著

题 目:英语的传播对当代世界语言格局的影响

主讲人简介:

黄长著(Huang Changzhu),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研究员、国家社科基金图情学科规划评审组召集人、国家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社科院国际中国学研究中心主任。曾任中国社科院文献信息中心主任、院图书馆馆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哲学人文科学理事会副主席、中国社科情报学会理事长、中国社科院翻译系列正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主任等。

研究领域:语言学、图书馆学情报学。出版著作近20部(含合著)、发表论文200多篇。主要著述有:《世界语言纵横谈》、《各国语言手册》、《世界语言的分类》、《语言多样性与文化传承》;《中国图书情报网络化研究》、《国外专业人才培养战略与实施》、《网络环境下图书馆学情报学学科及实践的发展趋势》等;为10卷本《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的主要译者和审校者之一。

黄长著:英语的传播对当代世界语言格局的影响

黄长著指出,为什么要了解世界语言的分布,其原因有三:一是语言离人类最近,使用最多;二是语言不仅是人类每天不可须臾离开的工具,也是社会控制的手段,更是传承人类文明的载体。没有语言,社会管理和经济会乱作一团。“巴别塔”的故事可证;三是清醒认识当代世界的语言格局,可以有效制定科学的语言政策,既有利于保护各民族语言,也有利于各民族之间的沟通和交流。他进一步指出,语言竞争不会停止,许多语言生存面临越来越严重的威胁。

黄长著认为,英语和英语文化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主要原因是:首先,所谓的“大英帝国”在世界各地的大肆扩张;其次,是因为两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逐渐成为世界科学、经济和军事中心,拥有最多的世界一流大学,拥有发达和极易传播的大众传媒;然后,当代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对国际通用语的需求加剧,英语处于有利地位;最后,黄长著认为除了外部因素外,从语言学角度讲,英语本身的特点也比较有利于自己的发展,英语在100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它的词形变化和句子结构已大大简化,而且英语是一种开放性的语言。黄长著同时也指出了,英语快速传播的好处,英语的传播方便了各个领域内信息的传递和交流,缩小了交流的障碍。

黄长著在结论部分指出四点:一是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保护、发展民族语言和民族文化,特别是那些濒临消亡的语言,使它们能够继续与别的语言一起,在我们共同的世界里放射异彩,这是人类不可动摇的职责和使命。二是对其他民族的语言和文化持尊重和宽容的态度,在此基础上努力提高年轻一代的外语能力,培养熟练掌握外语的人才。三是未来的世界语言使用格局可以归纳为:一个人的本族语,可以继续作为本民族内日常生活和工作用语;一种或几种外语,可以作为本族语的国家辅助语,用于与其他国家人民的交流活动。四是一种语言的国际性传播,很大程度上跟主要通行该语言的国家的政治、经济地位及文化、教育、军事等领域的实力有很大关系。中国也要在大力发展对外汉语教学的同时,在国际学术活动中争取汉语与别的外语并列为工作语言的地位。

主讲人观点:

全球化的趋势使世界发生着深刻变化,这一趋势的影响所及当然首先是经济和社会,但是对语言和文化的影响也已逐渐显现出来。交通及通信事业的不断改善,以电视为主的传播媒体的快速发展,特别是近年来,以互联网为媒介的越境数据及越境信息流动的日益频繁,都极大地促进了英语和英语文化的世界性传播。到今天为止,90%以上的互联网信息仍然使用英语表述,这种状况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难有根本变化;有60多个国家把英语用作官方语言或半官方语言;英语还是某些国际组织和外交、国际贸易、国际学术交流、旅游、机场、空中管理、国际比赛、广告等众多领域的主要语言。这些因素,加上一股遍及全球的“英语学习热”,无疑都正在起着一种“催化剂”的作用,使英语走向世界性通用语言(world lingua franca)或国际性通用语言(international lingua franca)的步伐进一步加快,与此同时也加速了弱势文化系统影响较大的强势文化(主要是英语文化)靠拢的进程。在这一进程中,不同民族之间的语言和文化多样性无疑会遭到弱化。政治和经济上处于强势地位的民族的语言和文化,通常会对政治上和经济上处于弱势地位的民族的语言和文化产生大得多的影响。在全球化时代,这一影响尤为明显。

英语在全球化环境下传播速度之快、传播范围之广,足以令世人惊异。即使是在一些多语言并存的国际组织中,英语也在静悄悄地,然而却是迅速地扩大着它的地盘。在遍及全世界的许多国家和地区——无论是在俄罗斯、中东欧、中南美,还是在亚太地区——英语越来越多地成为学校教育的首选外语,而法语等语言的竞争和对手地位则遭到了很大的削弱。

“当代全球经济的现实给少数民族语言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财政压力”。从市场利益出发,电视、电影和视频娱乐资料的生产者总是乐于采用很少的几种通用语言来进行大批量生产。⑦在西方经济、文化和语言本来就占据优势地位的全球化大背景下,这种情况无疑使得世界诸语言的使用格局朝着更加有利于以英语为代表的那些使用人口众多的通用语种倾斜,从而也更加不利于大批使用人口稀少的非通用语种的生存。于是,濒危语言的问题很自然地就成了全球化时代语言学家和人类学家,甚至全人类关注的重要问题之一。